正文 第二十四回 恤贫儿二士趋生路 送贞妇两鬼保平安

微趣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绿野仙踪正文 第二十四回 恤贫儿二士趋生路 送贞妇两鬼保平安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词曰:</p>

    萧萧孤雁任天涯,何处是伊家?宵来羽倦落平沙,风雨亦堪嗟。</p>

    蓬瀛瑶岛知何处?羞对故乡花。关山苦历泣残霞,随地去,可栖鸦。</p>

    右调《关山令》</p>

    且说冷于冰自那日斩了妖鼋,随处游行,救人患难疾苦,又到云贵、福建、两广地方,遍阅名山大川,古洞仙迹。凡碧鸡、点苍、金莲、玉笋、烟萝、铜鼓、红雀、鹿角等处胜景,无不走到。因心恋峨嵋,复与木仙一会;临行送茶杯大桂实二个。游罢峨嵋,入成都省会,见山川风景,真乃天府之国,为前朝帝王发祥之地。</p>

    游行了半天,厌恶那城市繁华,信步出了东门。此时已日落时候,早看见一座庙宇,约在二三里远近;款款行来,见庙已损坏,内外寂无一人。正殿神像尽皆倒敝,东西各有禅房。先到东禅房一看,地下铺着些草节,不洁净之至;随到西禅厉,就坐在地下,道:“今晚在此过宿罢。”说着,凝神冥目,运用回光返照的功夫。将到昏黑的时候。只听得有人到东禅房内,又听得一人问道:“你来了么?”那人应道:“来了!”于冰听了,道:“我这眼昏黑之际,可鉴百步,无异白昼;怎么倒没看见那边房内有人;想是他畏寒,身在草下,也未可知。”只听得二人问道:“此刻身上好些么?”一个回答道:“今日下半天,少觉轻爽些。”一个道:“有讨来稀粥半瓢,还是热的,相公可趁热吃些;转刻冷了,害病的人如何吃得了”一人道:“我肚中也觉得有些饥,你拿来我吃几口。”一个道:“如今好了。春间天气温和,饭也比前易讨;去年冬天和今年正月,真正冻死饿死。两个人讨的,还不够一个人吃。相公要放开怀抱,过到那里是那里。或者上天可怜,有个出头日子,也未敢定。”又听咶咂有声,象个吃的光景。于冰听了半晌,心里说道:“这是两个讨饭吃的乞儿,一个怎么称呼相公?”又听得一个道:“我的哥哥倒回家多时了。”一个道:“那样变驴的东西,相公说起来,便哥哥长短,真令人不服。若论起帮林相公那三百多银子,就到如今苦到这步田地,不但相公,就是我也没一点后悔。”一个道:“想他夫妻二人,自然也早到荆州了,还不知那林总兵相待何如?”于冰听了这几句话,那里还坐得住?起来走入东房内,只见一年纪四十余岁人,看见于冰,连忙站起道:“老爷是贵人,到此地何事?”于冰道:“偶尔闲行。”问:“地下倒着的是谁?”那人道:“小人叫段诚,这害病的是小人主人。”于冰道:“何处人氏?”段诚道:“我主人是河南归德府虞城县人,姓朱,名文炜,现做归德府禀膳秀才。”于冰微笑了笑。又见那文炜说道:“晚生抱病,不能叩拜,祈老先生恕罪。”于冰也就坐下,问道:“尊驾害何病症?”文炜道:“乍寒乍热?筋骨如酥,头痛几不可忍。”于冰道:“此风寒饥饱之所致也。”问段诚道:“有水没有?”段诚道:“此处无水。”于冰道:“适才稀粥吃尽了没有?”段诚道:“还有些。”于冰道:“有一口入肚,即可以愈病矣。”教段诚拿来,在粥内画了一道符,令文炜吃下。文炜见于冰丰神气度迥异凡流,忙接来吃在腹中,真如乾露洗心,顿觉神清气爽。扒起来连连叩头道:“今朝际遇上仙,荣幸无既!”又问于冰姓讳,于冰道:“我广平人,姓冷,名于冰是也。才在西禅房,闻盛介有帮助林相公三百多两之语,愿闻其详。”文炜泪流满面,道:“若题起这件事,便是晚生乞丐之由了。”遂将恁般离家,父死在任内;恁般讨账,遇林岱卖妻,赠银三百二十七两;又代当行李,打发起身,往荆州。于冰道:“此盛德之事,惜乎我冷某未曾遇着,让仁兄做讫。”段诚又将文魁恁般分家,恁般打骂,赶逐出庙,独自回乡。文炜又接说投奔崇宁县,被逐出境外,始流落在这庙内,主仆讨吃度命。说罢,放声大哭,段诚亦流泪不已,于冰亦为恻然。说道:“朱兄如此存心行事,天必降汝以福。”文炜又言:“河南路远,意欲先到荆州,投奔林岱,苦无盘费,只索在此地苟延残喘。”于冰道:“送兄到河南最是容易,但令兄如此残忍,何难再伸辣手?诚恐伤了性命,反为不美,不如先到林岱处,另做别图。所虑者林岱若不得时,你主仆又只得在荆州乞丐,徒劳跋涉无益也。我亦在此住一半天,你二人明早仍去乞食,到第三日早间,我自有裁处。”说罢,举手过西禅房去了。文炜主仆互相疑议,也不敢再问。干冰叫出逐电、超尘二鬼,秘秘吩咐道:“你两个此刻速到湖广荆州府总兵官林姓衙门,打听四川秀才林岱夫妻,在他衙门内没有。如在,再打听他景况好不好。限后日五鼓报我知道。”二鬼领命去了。次早,文炜主仆过来拜见,于冰令二人依旧出去行乞。到第二日午尽未初时候,二鬼早行回来,禀复道:“荆州总兵叫林桂芳,年六十余,无子,如今将林岱收为己子,内外大小事务俱系林岱总理,父子甚相投合。”于冰收了二鬼。午后文炜同段诚回来,于冰道:“我已查知林岱夫妇在荆州总兵林桂芳署内甚好,你们去投奔他,再无不照拂之理。我今岁从家中带出银二百三十两,已用去二百多两,今止有十八两银子,目今三月正值桃花水汛,搭一只船,不数日可到。此银除一路盘费外,还可买几件布衣,就速速寻船去罢!”随将银子付与。主仆二人喜欢得千恩万谢,叩拜而去。</p>

    于冰出了庙中,走至旷野,心喜道:“今日此举不但全了朱文炜,兼知林岱的姓名下落,又教我放心了一处。”又走了数步,猛想起:“文讳不知有妻子没妻子?如无妻子罢了,若有妻子,他哥哥文魁已回家半载有余,定必大事凌逼;庸平妇人改嫁也罢了,设或是个贞烈女子,性命难保!”想罢,急回庙中,要问这话,奈他主仆已去,于冰还望他回来。等了一会,笑道:“河南可顷刻而至,何难走遭?况别连城璧已及三年,也须与他想个下落,岂可长久住在金不换家?直隶亦须一往。”于是于无人之地,驾起风云,早到虞城县地界。将超尘唤出吩咐道:“你去虞城县朱文魁家,查他兄弟朱文炜有妻子没有?刻下是何光景?朱文魁夫妇相待何如?详细打听,莫误。”超尘去了一个多时辰,不见回来,于冰深为怪异;又叫出逐电查复。少顷,二鬼道上相遇,一同回来。超尘禀道:“小户人家非名门仕宦可比,最难访查;况他家又住在柏叶村,离城七十里,鬼头在城中遍访,始知其地。到他家细问户灶中溜诸神,已访得明白。”遂如此这般,细说了一遍。又言:“前日晚间起更时分,姜氏同段诚女人欧阳氏,俱假扮男子,分带银五百两,欲奔四川,寻朱文炜去。本日住吴八店中;昨日止走了十五里,住在何家店中;今日总快也不过走十数里,此刻大约还在西大路上行走。”于冰大笑道:“果不出吾之所料!幸亏来得不迟不早。四川道路,岂是两个妇人走的?还得我设处一番。只是朱文魁固属丧心,其得祸亦甚惨;若非欧阳氏两次窃听,姜氏亦难瓦全也。足见上天报应甚速!”再看日已西斜,收了二鬼,急忙借土遁向西路赶来。不过片时,见来往人中,内有两个人异样:头前一个穿灰布直裰,象个家仆打扮;后面跟着一个穿着蓝衫,儒巾,皂靴,步履甚是艰苦,文雅之至。于冰紧走了几步,到他跟前一看,但见:</p>

    头戴懦巾,面皮露脂粉之色;身芽阔服,腰围现袅娜之形。玉顶低垂,见行人含羞欲避;柳眉双锁,愁远路抱恨无涯。靴底厚而长,疑是凌波袜;袍袖宽而大,莫非鲛绡[上敝下衣]。裁剪不齐,容貌端肃,实有子都之韵,肌骨薄弱,却无相如之渴。宜猜绣帏佳人,莫当城阙冶子。</p>

    于冰见他羞容满面,低头不敢仰视,心下早已明白,也不同他话,离开了七八步,在后面缓缓随行。看见百步内外有一店,两个人入去了。于冰待了一会,也入店内;见他两个在东下房北间,于冰就住了对面南间,总是一堂两屋的房。少刻,小伙计问于冰饭食,言:每顿大钱四十五文,房钱不要。于冰道:“我起身时如数与你,饭是不吃的了。”小伙计去对过打发饮食。须臾,又送入灯来。于冰忖度道:“此刻入尚未静,须少待片刻,再与他们说话。”又待了一会,见门户早已关闭,于冰道:“这也是他回避人的意思,我也不必惊动,且到明日再说。”依旧回南屋打坐。次日天明,听得北房内说话。商量要雇车子。于冰看了看,见已开门,便走入北房举手道:“老兄请了!”只见姜氏甚是着慌,欧阳氏道:“相公来有何见谕?”于冰坐在地下板凳上,问姜氏道:“老兄贵姓?”姜氏也只得答道:“姓朱。”于冰又问道:“尊讳?”姜氏没有打点下个名字,便随口应道:“贱名文炜。”于冰道:“是那一县人?”姜氏道:“虞城县柏叶村人。”于冰道:“这是属归德府管辖了。”姜氏道:“正是。”于冰道:“这也是个大奇事!”欧阳氏道:“一个名姓、地方有何奇处?”于冰道:“天下同名同姓者固多,也没个连村庄都是相同的。我今年在四川成都府东门外龙神庙中,见一个少年秀才,名姓、地方与老兄相同,还跟着个家人叫做段诚。”姜氏忙问道:“此人在四川做甚么?”于冰道:“一言难尽!他有个哥哥叫朱文魁。”随将成就林岱夫妻,并他哥哥如何长短,详说了一遍,姜氏道:“这讳文炜的与我最厚,既言被他哥哥赶逐,不知他近来光景何如?栖身何地?”于冰道:“他如今困苦之至。”又将文炜投奔崇宁县,被赶逐出境,又不好再回金堂,无奈住于成都关外龙神庙中,主仆轮流讨饭吃。老兄既言交厚,我理合直说。”姜氏同欧阳氏听了,立即神气沮丧。欧阳氏还掌得住,姜氏便眼中落下泪来;若不是对着于冰,便要放声大哭。于冰道:“老兄闻信悲伤,足见契厚。”欧阳氏道:“老相公尊姓?”于冰道:“我姓冷,名于冰,直隶成安县人。”欧阳氏道:“老相公适才说今年见他两人,此时还是三月上旬,好几千里路,不知是怎样个走法?”干冰心里说道:“怪不得此妇与他主母出谋定计,果然是个精细人。”因笑说道:“是我说错了,我是昨年十月里见他们。”欧阳氏道:“这就是了。我说如何来得这样快!”姜氏拭去眼泪痕,又问道:“先生没问他几时回家么?”于冰道:“我见他时,他正害病。”姜氏惊道:“什么病?可好了么?”于冰道:“也不过是风寒,饥饱劳碌,郁结所致,病是我与他治好了。至于归家之念,他无时不有,只是他主仆二人一文盘费没有,如何回来?我念他穷苦,又打听得林岱与荆州总乓林桂芳做了儿子,大得时运,我帮了他十八两银,打发他主仆去荆州后,我才起身。”姜氏闻听大喜,道:“先生真是天大的恩人!我磕几个头罢!”说罢,恰待下床叩谢,欧阳氏悄悄的用手一捏,姜氏方才想过来,又问道:“他到荆州,林岱定必帮助,倒只怕一半月也可以到来。”于冰道:“他因他哥哥不仁,回家恐被谋害,定要久住荆州;临行再三嘱托我,务必到百叶村面见他妻子姜氏,有几句要紧话着我说。我受人之托,明日还得去寻访这柏叶村方好。”姜氏道:“我就是柏叶村人,他的眷属从不避我,有什么要紧话,和我说一样。”于冰笑道:“岂有人家夫妻的话向朋友说的?”姜氏心急如火,又不好催逼;欧阳氏心生一计,道:“我相公行三,叫朱文蔚,是文炜的胞弟,所以才是这般着急,原是骨肉,说说何妨?”于冰大笑道:“既如此,我说了罢。令二兄起身时,言令大兄文魁为人狡诈,不堪回家,必要谋害他妻子姜氏,恐怕不能保全;着姜氏同段诚家女人,同到我家中住一二年,等他回来,再商量过法。”欧阳氏道:“尊府离此多远?”于冰道:“离此也有二千余里。”欧阳氏道:“可有亲笔书信没有?”于冰道:“一则二人行色匆匆,二则一个做乞丐的,那里有现成笔砚?书字是没有的。”姜氏听了,看欧阳氏举动。欧阳氏低头沉吟,也不言语。于冰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们为人心不测,怕我把姜氏拐带他乡,岂可冒昧应许?荆州断无夫妻同去之理,家中又无安身之策,因此心上作难。”欧阳氏仍是低头不语。于冰道:“你们不必胡疑忌于我。我从三十二岁出家,学仙访道一十九年,云游夭下,到处里救人危急,颇得仙人传授;手握风雷,虽不能未动先知,眼前千里外事件,如观掌上。”欧阳氏道:“老相公既有此神术,可知我名字叫甚么?”于冰大笑道:“你就是段诚妻房欧阳氏,他是文炜妻房姜氏。”两人彼此相视,甚为骇然。于冰道:“我原欲一入门便和你们直说,恐你们妇人家疑我为妖魔鬼怪,倒难做事,因此千百万语,宁可费点唇舌,只能够打发你们起身就罢了。不意你们过于小心精细,我也只得道破了。”姜氏大为信服,欧阳氏又笑道:“老相公可知道我们此番是如何出门?”于冰道:“你们是大前日晚上,将殷氏同李必寿家灌醉,一更时出门。在吴八家店中住了一夜,第二日又在何家店中,昨日方到此处。此番你主母不遭贼人乔大雄抢去,皆你两次在殷氏窗台阶下窃听之力也。”欧阳氏听罢,连忙扒倒在地下乱叩头,姜氏也随着叩拜,口中乱叫“神仙老爷救命。”于冰着他二人起来,问道:“可放心到我家去么?”欧阳氏道:“这若不去,真是自寻死路了。”于冰道:“我有妻有子,亦颇有十数万两家私。你二人守候一年半载,我自然替你们想夫妻完聚之法。再拿我一封详细家书,我家人自必用心照料,万无一失。但你们鞋弓袜小,怎能远历关山?我与你们雇车一辆,再买办箱笼被褥,我暗中差两个极妥当人相送。若遇泥泞道路,上下险坡,少不得下车行走,设或觉得有人搀扶,你们切不可大惊小怪,此即吾差送之人。”姜氏道:“被褥是必用之物,箱笼可以不必。”于冰道:“五百银子可是你两个身边常带的东西么?”两妇人又从新扒倒叩头。于冰又道:“你们在此再住一天,明日上路,我好从容办理,但我身边没有银子,此事二十多两可行。”姜氏忙从怀中取出一封银子,付与于冰去了。到午后雇来一老诚车夫,牲口亦皆健壮,小伙计从车内抱入绸子被褥二件,布被褥二件,被套一个,箱笼一个,锁子一把,大钱八千余文;又钱袋一个,绒毡一条,雨单两大块。于冰道:“车价银二十四两,我已与过十二两,余银到成安再与,是我与车夫说明白的,箱笼被褥等物共用银九两五钱。”交付姜氏,将余银收讫。说罢,到南间房内,和店东借了笔砚,封写家书,灯后闭门打坐。姜氏和欧阳氏亦不敢絮咶。至次日早,于冰将家书一封,付与欧阳氏道:“到成安交小儿冷逢春,外有符一道,可同那几百银子俱放在箱内,搬运时不过二三斤重,可免人物色。”随到无人处叫出超尘、逐电,吩咐道:“你两个可用心一路扶持姜氏主仆到成安县我家内安置;箱笼内有神符一道,务必取回。此差与别差不同,须要加倍小心诚敬,我记你们第一大功;若敢生半点玩忽之心,经吾查知,定行击散魂魄。慎之!慎之!”二鬼道:“回来到何地销差?”于冰道:“到鸡泽县金不换家回复我。”于冰吩咐毕,回来又叮嘱车户,然后打发姜氏主仆起身。两妇人跪恳于冰同去,于冰道:“我的事体最多,况有我家信,和我亲去一样;一路已差极妥当人随地护持,放心!放心!只问举人冷逢春家就是!”姜氏甚是作难,于冰催逼上车,起身去了。于冰亦随后驾云赴鸡泽县,探望连城璧去了。正是:</p>

    为君全大义,聊具助相缺;</p>

    夫妇两成全,肝肠千古热。</p>微趣读 www.weiq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绿野仙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绿野仙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绿野仙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