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回 韩铁头大闹泰安州 连城壁被擒山神庙

微趣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绿野仙踪正文 第十三回 韩铁头大闹泰安州 连城壁被擒山神庙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词曰:



    欲救胞兄出彀,请得绿林相侯;打开牢狱凭诸友,团聚玉峰山口。



    官军奋勇同争斗,擒寇首,一番快事化乌有,深悔当时迟去走。



    右调《秋蕊香》



    前回言冷于冰在玉屋洞修炼,这话不表。且说连城璧自冷于冰去后,又隔了三年有余,思念他胞兄国玺,潜身到陕西宁夏探望。谁想他哥哥又出外干旧生活去了,止见了他嫂子陈氏,备细道别后原由,并说安家在山西河曲县范村居住,侄子、儿子各定了婚姻,到十五岁时一同娶亲。陈氏听了,方大放怀抱。城璧也不敢出门,住了五六天,于昏夜出城,复回范村,度清闲日月。



    又经历了七个年头,那年六月初间,城璧又要偷行去看望他哥哥,喜得他儿子、侄子各早完了姻事,俱皆生了儿女,通欲见他哥哥说知,着他放心欢喜。因此安顿了家事,骑了一匹马,带随身行李。刚到了平阳府地界,见一座饭馆,便下马打午尖;只见饭馆内跑出个人来,把城璧双手一抱;城璧看见他,大吃一惊。那人道:“二哥,这十年在那里?怎么连面也不见?闻令兄他愁苦得了不得!也说不知去向,真令我们想杀。”原来此人姓梁,名孚,绰号叫千里驹,他也是连城璧兄弟们党羽。因他一昼夜能走三百余里,故有此名。城璧只得同旋慰问,心里却大是不快,深恨怎么便遇着他。只得假说道:“年来在京中被一事弄坏,充发在山海关,今年方得脱身。”千里驹道:“今往那里去?”城璧道:“要在这左近寻一朋友。”千里驹道:“难道倒不看望令兄去么?”城璧道:“我也打算要去,只是心上还未定。”千里驹道:“此处非讲话之所,馆内有一小院子,倒也僻静,你我同去何如?”城璧只得应道:“好。”两人到小院内坐下,千里驹着走堂的取上好酒菜来。城璧问道:“老弟到这平阳地方有何事?可曾见家兄么?”千里驹道:“你我吃了饭说,我饥得很。”说罢,大声喊叫:“走堂的!快将上好酒菜拿来,不拘数目,只要好吃!”走堂的连声答应。顷刻,荤的素的摆满了一桌。两人各用大碗吃酒,大块吃肉,一会儿即吃完;走堂的收去盘碗,连忙送上茶来。城璧道:“老弟端的有何事到此?”千里驹道:“我是寻西安张铁棍、四川陈崇礼、米脂马武金刚、西凉李启元这几个人;只有陈崇礼未曾寻着。”城璧笑道:“老弟手素,何不去寻家兄?跑这许多远路怎么?”千里驹道:“令兄么。”说着,又笑了笑。城璧道:“家兄怎么?”千里驹道:“他如今还得寻人哩!”城璧惊问道:“他如今寻人怎么?”千里驹道:“令兄有事了!”城璧大惊道:“老弟快说!快说!”那里还坐得住。千里驹道:“令兄三十年来,总都相交的是些斩头沥血的汉子,二哥也都知道,因此这许多年,屡有风波,都无干连。去年八月,令兄又相与了两个新朋友,一个叫邓华,一个叫方大鳌,俱是河南人。令兄爱他二人武艺好,就收在伙内,同他做了几件事。今年二月,在山东泰安州,明火劫了关外当铺,四月间即被拿获。同事的吴九瞎、胡邦彦,在州府各挨了三四夹棍,并未攀拉一人,惟有他两个是一对软货,只一夹棍,将历来同事诸人都尽行说出,且说令兄是窝主,为群盗首领。泰安州密禀各上宪,山东巡抚移交陕西巡抚,委了两个武官,至宁夏缉访。谁想令兄正在家中,那两个武官知会了地方文武,带领官兵,将令兄拿住,解送山东。令嫂本日即自缢身死,山东巡抚又发交泰安州研讯,前后夹了七八夹棍,并未攀出一人,案案皆自己独认。刻下是韩八铁头、王振武二人为首,已约会下三十多个朋友,都潜伏在泰安山内,又着我同胡小五、刘家骥分路去河南、山西、陕西等省,请旧日朋友,约定七月初一日劫牢反狱。我所以才到山西地方。”城璧听了,只吓得惊魂千里,两鬓汗通流。将桌子一拍道:“我原就知有今日!”又问道:“老弟到山西,可寻着他们一个没有?”千里驹道:“怎么没有!那张铁棍和马武金刚甚是义气,一闻此信,就招聚了七人个朋友,星夜先往山东去了。只有陈崇礼在和顺地方,我去访他,他又不在;我恐误事,只得回来。又闻得山东巡抚题讲即行正法,未知这话真假。”城壁道:“为家兄事,多累老弟跋涉;此事迟不得了,我们速走泰安,共商救法。”说罢,千里驹算还饭账,两人星夜奔山东来。跑了数日,即到泰安山中,寻到杜家溪玉女峰下。原来众人在一大石堂内停留。城璧逢人叩头,哭谢不已。为首的韩八铁头道:“二哥,你与我们同事少,令兄大哥和我们是生死弟兄,你就不来,我们也要舍命救他;就是众兄弟若无肝胆,也断断不来在这石堂内住着,何用你逢人叩头?”马武金刚道:“连二弟不必悲伤,流那无益的眼泪。若是救不出令兄,大家同死在一处最妙。你来的不迟不早,正是个时候。我们已定在七月初一日,到泰安行事,今屈指只有七日了。刘家骥去约陕西朋友,至今未回;刻下河南、山东、山西诸友俱到。可将救连大哥的法子,此刻就请韩、王二位老哥分派了罢,省得临期打算;就是连二弟听厂,也好放心。”李启元道:“马大哥说得极是。就请二位发令,我们遵行。”韩八铁头让王振武,振武道:“韩大哥也是这样不爽快!分派了就是,各人也好留心。”铁头向众人拱手道:“我就乱来了。”众人齐应道:“听候指挥!”铁头道:“连大哥、胡邦彦、吴九瞎他三人腿俱夹折,不能行动,今烦千里驹、钱刚、赵胜三位弟兄,见监门打开时,可背负他三人出监。王振武道:“这三位年少善步,去得!去得!”李启元道:“还有邓华、方大鳌二人,哪个背负他?”铁头大笑道:“那样没骨头的东西,我一入监先将他砍了祭刀。背负他出来,还叫他各案攀人么?”众人齐声道:“韩大哥说的是。”铁头又道:“连二哥、马武大哥马上步下都了得,可率领十个弟兄开路劫牢;以鸣锣为号,一齐杀入州衙。我领十个弟兄,同王振武贤弟断后。李启元领四个弟兄,于前后左右保护连大哥三人。张铁棍领众兄弟在泰安北门外接应。刘寅、冯大刀率领四个弟兄,听第二次锣声响,即杀守门军士,开放北门。到动手时,备背插白布小旗一面,以便认识。”又向赵胜、钱刚道:“二位去时,可各带锣一面,看我们大众俱到州衙便敲锣,催众同入劫牢。得手后,再敲锣,约众同走,共出北门。”又向千里驹道:“老弟即于明日去泰安打听城中动静,我们好作准备。”分派毕,便罗列酒肉与城璧、千里驹接风。到二十八日,千里驹回来,言城中和素日一样。本日午后,铁头着众人各改换服色,暗藏兵器,装扮士农工商乞丐等类,分先后入城。到初一日,四更时分,齐集州衙。先是王振武见同伙俱到口内,打了声唿哨,两人便敲起锣来。众人有跳墙入去的,有从马号入去的,有撞开角门入去的。泰安监中有这等重犯,非无更夫夜役丁壮巡查。要知这些人都是要命的,强盗是个个不要命的,被连城璧、马武金刚只打翻了两三个,便都四下藏躲去了。众人发声喊,触开监门,点起了亮子,先将三人刑具打落,千里驹背负了连国玺,钱刚背负了吴九瞎,赵胜背负了胡邦彦,韩八铁头杀了邓华、方大鳌,发声喊,出了州监。那些狱卒、牢头见将大盗劫去,大家倒放了心。知州在内署,听得外面有喊杀之声,情知有变,吩咐快护守宅门,并各处便路。众贼走后,听得外面无一点声息,然后才敢偷开宅门,放人出去查问;随遣人知会城中武官。



    再说韩八铁头等出了州监,齐奔北门。赵胜、钱刚一边背负人走,一边又连连敲起锣来,刘寅、冯大刀听得第二次锣鸣声响,知道大众得手,急率四贼斫开城门闩锁,却好不见一个人来。大众出了城门,张铁棍等接应上山。到五更,本城大小文武会在一处;知州和守备商量了好半晌。到天明,然后点集兵丁、捕役追赶。众贼己走了二十余里,团聚在一山暂歇。连城璧抱住国玺大哭,国玺叩谢大众。李启元道:“此地非久停之所,倘有追兵,又费身力,不如大家到玉女峰再商。”王振武道:“泰安那些军弁,各顾身家,量非我等对手,若不与他个利害,他必步步跟随,反坏我等的事。可分六个弟兄,背负他三人先行,我与韩大哥、连二哥率同众兄弟等候官军。”众人道:“此话甚是!”千里驹等仍背负了连国玺三人,先行走去。至早饭后,泰安守备同吏目、千把总领兵丁捕役约五百余人赶来;见众贼都在山坡上坐着,众兵役皆心惊。守备不敢向前,喝令众兵役同千把杀去。众兵役彼此相顾,守备厉声催逼,内中有一二十个胆大的,奋勇向先跑去,见众人都不相随,又复站住。众贼看了大笑。守备又喝令放箭,只射出两三支去,连城璧等早到,刀棍乱下,放翻了二三十人。众官军没命的飞跑。



    且说韩八铁头等杀败官兵,齐奔玉女峰。那条道路,起初未劫牢之前,还是藏头泄尾;今既杀败官兵,各胆大起来。做强盗的有什么正经,一路逢着山庄野市,不论银钱、骡马、猪羊、鸡鸭等类。遇着便抢,不与他便杀。直到玉女峰下,团聚着大饮大嚼,笑说劫牢并文武官话。李启元、韩八铁头和连城璧三人,屡言怕官军追寻,宜速走远地为是。众贼听了,反大笑其懦弱,直混闹到第三日,方才离了玉女峰。连国玺等三人,各骑了骡马,扶掖而行;到难走处,仍是千里驹等背负。要沿山寻个极峻险地方,招聚天下同类,做些事业。至七月初六日,沂州官军同泰安营弁,于路跟寻了来。见群贼这日在一岭头上,几株大树荫下,高歌畅饮。官军报知参将等官,传齐军士,分一半攀藤附葛,远远的绕至岭后;一半埋伏在岭前,听候号令。众贼起先也有看见树林密处,影影绰绰有人行走,只因闹酒,便认做采樵之人,不以为意;正在高呼欢笑间,猛听得岭后一声大炮,又听得岭前也是一声大炮,被这两声炮震的群贼各惊慌起来;一齐站起,四下观望,方看见岭前岭后,高高下下,尽是官兵,一步步围绕着,向岭山走来。王振武道:“我看官军不下二千来人,若分四面冲杀,诚恐寡不能敌,不如大家一涌下去,杀他四五十个,官兵可不战而退。只是连大哥三人不能行走,该如何处?”张铁棍道:“仍着千里驹三人背负他三人在中间,也着他拿上兵器,两腿虽不能动,两手还是作家,我们再周围保护,若得走脱,也不枉救他三人一番。”众人道:”说的是!”韩八铁头道:“迟不得了!岭后兵还少些,都快快随我来!”众贼一齐发喊,刚跑到半岭,官军箭如骤哺,早射倒马武金刚和李启元等三四个,众贼又复跑回。千里驹将连国玺等仍放在岭上。韩八铁头乱嚷道:“坏了!坏了!”不住的用眼看连国玺。国玺已明其意,反呵呵大笑起来,将城璧叫至面前,说道:“我死分所应该,你又来做甚么?我从十**岁即夺人财,伤人命;我若得个好死,天道安在?刻下官军势重,断难瓦全,你若有命杀出,可速归范村,搬去家小,另寻一幽僻去处居住,免人物色;若死于此地,亦付之无可奈何!”说着,用手向西南指道:“官军都上岭了!”城璧回头一看,国玺已自刎坐在一旁,喉下血喷如注。城璧扰尸大痛,众人无不叹悼,亦有放声大哭者。胡邦彦用手把吴九瞎一推道:“你看见么?连大哥死得好不可怜!因你我这两块臭肉,做众兄弟之累。”说着,也向项下一刀。吴九瞎大叫道:“你两个慢些走,等着。”一刀也抹在一边。韩八铁头喊叫道:“我等不能出彀,实为保护连大哥,不敢奋勇上前;今他三人俱死,我们可各寻生路。”又向城璧道:“哭亦何益?你们再跟我从岭后杀下去!”说罢,一手提刀,一手拿了一块毡子挡箭,众人亦各取被褥遮护,蜂拥而下。连城璧痛惜他哥哥惨死,愤无可泄,提两条铁锏,首先冲杀下岭。止左臂上中了一箭,急忙拔去,吼了一声,杀入官军队内,所到皆纷纷倒退;韩铁头等后面跟随。岭前诸军见众贼从西北下去,又听得岭后喊杀连天,一个个都从东南上岭,往下杀来,俱到岭下,将众贼围裹在中间。参将站在岭头上。用旗指挥着众军,用力战了有一个时辰。众贼虽勇,却止是三四十人,除箭射倒外,此刻又伤了**个,兼之酒后未免夺力;况此番官兵,皆沂州总兵久练之兵。非泰安军兵可比,连本州捕役、丁壮,不下一千七八百人,止存有二十余贼,如何对敌?杀出重围,架山逃走者,止有王振武、连城璧、韩八铁头三人,其余杀死生擒,俱未脱网。



    王振武等扒了四个山头,见无追兵,向城璧道:“我等从龙潭虎穴逃得生命,若再被擒获,何以见天下朋友?依我愚见,三人各自分路走脱了的,便是造化。”铁头道:“这断使不得,我料官军安肯轻易放走?必在满山找寻;设或相遇,其势愈不如死在一处为是。”又用手指道:“你看对山并无樵径,此人迹不到之处;我三人且奔那里,再做策夺。”于是穿林拔草,又走了二十余里。城璧道:“官军断无人到此。日已衔山.须寻一妥地过夜,庶免饱虎豹之腹。”



    再说知州连夜款待参将等酒席,并犒劳众军,天明打发回镇。又与守备相商,各申文报捷于上宪。等第二日,将铁头等提出监来,百般拷掠,教招供备党羽巢穴,并叛逆情状,以实前言。八人忍痛,各无一言。打到极处,反骂起来。知州审了三四次,各无一句口供,只得写禀请示。巡抚火牌下来,着泰安文武官,多带军役,押解各犯赴省亲审。知州、守备亲自解送。巡抚审了一次,见铁头等语言刚硬,心中大怒,要照叛逆例,不分首从定拟。他内里有个管总的幕客,再三开解,将韩八铁头、连城璧定拟为首,请旨立决;王振武、马武金刚为从,立绞;冯大刀、张铁棍、李启元、千里驹四人,各充配运恶州郡,仍发泰安听候。正是:



    一饭闻惊信,挨生入彀中;



    遭擒拟斩后,无计出樊笼。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绿野仙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绿野仙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绿野仙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