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五十八 女仙三

微趣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五十八 女仙三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魏夫人

    --------------------------------------------

    魏夫人

    魏夫人者,任城人也。晋司徒剧阳文康公舒之女,名华存,字贤安。幼而好道,静默恭谨。读庄老,三传五经百氏,无不该览。志慕神仙,味真耽玄。欲求冲举。常服胡麻散茯苓丸,吐纳气液,摄生夷静。亲戚往来,一无关见,常欲别居闲处,父母不许。

    年二十四,强适太保掾南阳刘文,字幼彦。生二子,长曰璞,次曰瑕。幼彦后为修武令。夫人心期幽灵,精诚弥笃。二子粗立,乃离隔宇室。斋于别寝。

    将逾三月,忽有太极真人安度明、东华大神、方诸青童、扶桑碧阿阳谷神王、景林真人、小有仙女、清虚真人王褒来降。

    裒谓夫人曰:“闻子密纬真气,注心三清,勤苦至矣。扶桑大帝君敕我授子神真之道。”

    青童君曰:“清虚天王,即汝之师也。”

    度明曰:“子苦心求道,道今来矣。”

    景林真人曰:“虚皇鉴尔勤感,太极已注子之仙名于玉札矣。子其勖哉!”

    青童君又曰:“子不更闻上道内法(法字原阙。据明抄本补)晨景玉经者,仙道无缘得成。后日当会旸涤山中,尔谨密之。”

    王君乃命侍女华散条、李明兑等,便披云蕴,开玉笈,出《太上宝文》、《八十隐书》、《大洞真丝》、《灵书八道》、《紫度炎光》、《石精金马》、《神真虎文》、《高仙羽玄》等经,凡三十一卷。即手授夫人焉。

    王君因告曰:“我昔于此学道,遇南极夫人、西城王君,授我宝经三十一卷,行之以成真人,位为小有洞天仙王。令所授者即南极元君、西城王君之本文也。此山洞台,乃清虚之别宫耳。”

    于是王君起立北向,执书而祝曰:“太上三元、九星高真、虚微入道,上清玉晨,褒为太帝所敕,使教于魏华存。是月丹良,吉日戊申,谨按宝书。《神金虎文》、《大洞真经》、《八素玉篇》合三十一卷,是褒昔精思于阳明西山,受真人太师紫元夫人书也。华存当谨按明法,以成至真,诵修虚道,长为飞仙。有泄我书,族及一门,身为下鬼,塞诸河源,九天有命,敢告华存。”

    祝毕,王君又曰:“我受秘诀于紫元君,言听教于师云,此篇当传诸真人,不但我得而已,子今获之,太帝命焉。此书自我当七人得之。以白玉为简,青玉为字,至华存则为四矣。”

    于是景林又授夫人《黄庭内景经》,令昼夜存念。读之万遍后,乃能洞观鬼神,安适六府,调和三魂五脏,主华色,反婴孩,乃不死之道也。于是四真吟唱,各命玉女,弹琴击钟吹箫,合节而发歌,歌毕,王君乃解摘经中所修之节度,及宝经之指归,行事之口诀诸要备讫,徐乃别去。

    是时太极真人命北寒玉女宋联涓,弹九气之璈,青童命东华玉女烟景珠,击西盈之钟,旸谷神王命神林玉女贾屈廷,吹凤唳之箫,青虚真人命飞玄玉女鲜于虚,拊九合玉节。太极真人发排空之歌,青童吟太霞之曲,神王讽晨启文章,清虚咏驾飚之词,既散后,诸真元君,日夕来降,虽幼彦隔壁,寂然莫如。

    其后幼彦物故,值天下荒乱,夫人抚养内外,旁救穷乏。亦为真仙默示其兆,知中原将乱,携二子渡江。璞为庾亮司马,又为温太真司马,后至安成太守。瑕为陶太尉侃从事中郎将。夫人自洛邑达江南,盗寇之中,凡所过处,神明保佑,常果元吉。二子位既成立,夫人因得冥心斋静,累感真灵,修真之益,与日俱进。

    凡住世八十三年,以晋成帝咸和九年,岁在甲午,王君复与青童、东华君来降,授夫人成药二剂,一曰迁神白骑神散,一曰石精金光化形灵丸。使顿服之,称疾不行。凡七日,太乙玄仙遣飚车来迎,夫人乃托剑化形而去,径入阳洛山中,明日,青童君、太极四真人、清虚王君,令夫人清斋五百日,读《大洞真经》,并分别真经要秘,道陵天师又授《明威章奏》、《存祝吏兵符箓之诀》。众真各摽至训,三日而去。道陵所以遍教委曲者,以夫人在世当为女官祭酒,领职理民故也。

    夫人诵经万遍,积十六年,颜如少女,于是龟山九虚太真金母、金阙圣君、南极元君,共迎夫人白日升天。北诣上清宫玉阙之下。太微帝君、中央黄老君、三素高元君、太上玉晨太道君、太素三元君、扶桑太帝君、金阙后圣君,各令使者致命,授《天人玉札金文》,位为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南岳夫人,比秩仙公,使治天台大霍山洞台中,主下训奉道,教授当为仙者。男曰真人,女曰元君。夫人受锡事毕,王母及金阙圣君、南极元君各去。使夫人于王屋小有天中,更斋戒二月毕,九微元君、龟山王母、三元夫人众诸真仙,并降于小有清虚上(上字下云笈七签九六有宫绛房之中时夫人与王君为宾主焉设琼酥玉酒金觞二十二字)。四奏,各命侍女陈钧成之曲,九灵合节,八音灵际,王母击节而歌,三元夫人弹云璈而答歌,余真各歌,须臾司命神仙诸隶属,及南岳迎官并至。虎旗龙辇,激耀百里中,王母诸真,乃共与夫人东南而行,俱诣天台霍山台,又便道过句由金坛茅叔申,宴会二日二夕,共适于霍山。夫人安驾玉宇,然后各别。

    初,王君告夫人曰:“学者当去疾除病。”因授甘草谷仙方,夫人服之。夫人能隶书小有王君并传,事甚详悉,又述《黄庭内景注》,叙青精脻饭方。后屡降茅山。子璞后至侍中,夫人令璞传法于司徒琅邪王舍人杨羲,护军长史许穆。穆子玉斧,并皆升仙。陶贞白真诰所呼南真,即夫人也。

    以晋兴宁三年乙丑,降杨家,谓杨君曰:“修道之士,不欲见血肉,见虽避之,不如不见。”又云:“向过东海中,波声如雷。”又云:“裴清灵真人锦囊中有《宝神经》,昔从紫微夫人所受,吾亦有是西宫定本,即是玄圃北坛西瑶之上台,天真珍文尽藏其中也。”因授书云:“若夫仰掷云轮,总辔太空,手携宵烟,足陟王庭。身升帝阙,披宝喻吸青,论九玄之逸度,沉万椿之长生,真言玄朗,高谭玉清。今则回灵尘矣,训我弟子,周目五浊,劳神臭腥。子所营者道,研咏者妙。道妙既得,吾子加之,虑斯荡散,念且慎之。”仍云:“河东桐柏山之西头,适崩二百余丈,吾昨与茅权申诣清虚宫,授真仙之籍,得失之事。顿落四十七人,复上者三人耳。固当洗心虚迈,勤注理尽,心殚意竭,如履冰火,久久如此,仙道亦不隐矣。但在庄敬丹到,而绝淫色之念也。若抱淫欲之心,行上真之道者,清宫所落,皆此辈也。岂止落名生籍,方将被考于三官也。勉之慎之。宗道者贵无邪,栖真者安恬愉,至寂非引顺之主,淡然非教授之匠,故当困烦以领无耳。为道者精则可矣,有精而不勤,能而不专,无益也。要在吝心消豁,秽念疾开,可以数看东山,勤望三秀,差复益耳。言者性命之全败,信者得失之关籥。张良三期,可谓笃道而明心矣。”又曰:“得道去世,或显或隐。托体遗迹者,道之隐也。昔有再酣琼液而叩棺,一服刀圭而尸烂。鹿皮公吞玉华而流虫出户;贾季子咽金液而臭闻百里;黄帝火九鼎于荆山,尚有乔岭之墓;李玉(明抄本李作季。酉阳杂俎二作季主)服云散以潜升,犹头足异处;墨狄饮虹丹以没水;宁生服石脑而赴火;务光翦薤以入清冷之泉;柏成纳气而肠胃三腐。如此之比,不可胜纪。微乎得道,趣舍之迹,固无常矣。”

    保命君曰:“所谓尸解者,假形而示死,非真死也。”南真曰:“人死必视其形,如生人者,尸解也。足不青、皮不皱者,亦尸解也。目不落光,(明抄本作目光不落)无异生人者,尸解也。发尽落而失形骨者,尸解也。白日尸解,自是仙矣。若非尸解之例,死经太阴,暂过三官者,肉脱脉散,血沉灰烂,而五脏自生,骨如玉,七魄营侍,三魂守宅者,或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当血肉再生,复质成形,必胜于昔日未死之容者,此名炼形。太阴易貌,三官之仙也。”

    天帝云:“太阴炼身形,胜服九转丹。形容端且严,面色似灵云,上登太极阙,受书为真人。”是也。若暂游太阴者,太一守尸,三魂营骨,七魄侍肉,胎灵录气,皆数满再生而飞天。其用他药尸解,非是灵丸者,即不得返故乡。三官执之也,其死而更生者,未殓而失其尸,有形皮存而无者,有衣结不解,衣存而形去者,有发脱而形飞者,有头断已死,乃从一旁出者,皆尸解也。白日解者为上;夜半解者为下;向晚向暮去者,为地下主者。此得道之差降也。夫人之修道,或灾逼祸生,形坏气亡者,似由多言而守一,多端而期苟免也。是以层巢颓枝而坠落,百胜失于一败,惜乎。通仙之才,安可为二竖子而致毙耶?智以无涯伤性,心以欲恶荡真,岂若守根静中,牺研三神,弥贯万物,而洞玄镜寂,混然与泥丸为一,而内外均福也。真人归心于一,任于永信。心归则正,神和信顺,利真之兆,自然之感。无假两际也,若外见察观之气,内有愠结之哂,有如此者,我见其败,未见其立。地下主者,乃下道之文官。地下鬼师,乃下道之武官。文解一百四年一进,武解倍之。世人勤心于嗜欲,兼味于清正,华目以随世。畏死而希仙者,皆多武解,尸之最下也。”

    夫人与众真吟诗曰:“玄感妙象外,和声自相招。灵云郁紫晨,兰风扇绿轺。上真宴琼台,邈为地仙标。所期贵远迈,故能秀颖翘。玩彼八素翰,道成初不辽。人事胡可预,使尔形气消。”夫人既游江南,遂于抚州并山立静室,又于临汝水西置坛宇。岁久芜梗,踪迹殆平。有女道士黄灵徽,年迈八十,貌若婴孺。号为花姑,特加修饰,累有灵应。夫人亦寓梦以示之,后亦升天。玄宗教道士蔡伟编入后仙传。大历三年戊申,鲁国公颜真卿重加修葺,立碑以纪其事焉。(出《集仙录》及《本传》)

    【译文】

    魏夫人是任城人,是晋朝司徒剧阳文康公魏舒的女儿,名叫华存,字叫贤安。她幼年时就好道,性情沉静恭谨。读《老子》、《庄子》以及三传五经百家著作,无不贯通。立志向慕神仙,沉溺玄真修仙之道,想要求得飞腾。常常服食胡麻散茯苓丸,吐的父母不答应。

    二十四岁那年,勉强把她嫁给太保掾即南阳的刘文,刘文字叫幼彦。他们生下两个儿子,长子叫刘璞,次子叫刘瑕。刘幼彦后来做修武县令。夫人心期于幽灵,精诚更加深厚。两个儿子刚立事,她就隔离开屋室,另寝斋戒。

    将过三个月,忽然有太极真人安度明、东华大神、方诸青童、扶桑碧阿阳谷神王、景林真人、小有仙女、清虚真人王裒来降临。

    王裒对夫人说:“听说你密修真气,专心于三清,勤苦到极点了。扶桑大帝君令我传你神真之道。”

    青童君说:“清虚天王就是你的老师。”

    度明说:“你苦心求道,道今天来了。”

    景林真人说:“虚皇鉴于你辛苦勤奋,太极已经把你的仙名登记在玉札上了。你勉力做吧!”

    青童君又说:“你不再了解上道内法晨景玉经的话,仙道就无缘得到成功。后天当在旸涤山中相会,你谨守这个秘密。”

    王君就命侍女华散条、李明兑等,拉开云蕴打开玉箱,拿出《太上宝文》、《八素隐书》、《大洞真经》、《灵书八道》、《紫度炎光》、《石精金马》、《神真虎文》、《高仙羽玄》等经,共三十一卷,并亲手交给夫人。

    王君趁此告诉她说:“我从前在这里学道。遇见南极夫人、西城王君,交给我宝经三十一卷,按它奉行而成为真人,职位是小有洞天仙王。令我所传授的经文就是南极之君、西城王君的原文。这座山的洞台,乃是清虚的别宫。”

    于是王君起立面向北,拿看书而祈祷说:“太上三元、九星高真、虚微入道、上清玉晨,我被太帝所命,使我教授魏华存。这个月很好,吉日在戊申,谨按宝书《神金虎文》、《大洞真经》、《八素玉篇》共三十一卷,这是我从前在阳明西山精心思考,接受真人太师紫元夫人的书。华存应当谨按明法,以成为至真,诵修虚道,长做飞仙。如有泄露我书,满门族灭,身为下鬼,把他堵塞到河的源头,九天有令,敢告华存。”

    祈祷完毕,王君又说:“我从紫元君那里接受秘诀,从老师那里听到教诲说,此篇该当把它传给真人,不只我得到而已,你今天获得它,是大帝的命令。此书从我开始应当七个人得到它。此书用白玉为简,用青玉为字,至华存就是四个人了。”

    于是景林又交给夫人《黄庭内景经》,令夫人昼夜诵念。把它读过万遍以后,就能洞察鬼神,使六腑安适,调和三魂五脏,主华色,返回婴孩那样,乃是不死的法术。于是四真吟唱,各命玉女弹琴击钟吹箫,合着节拍而歌唱,歌唱完毕,王君就解释指明经中所修的控制办法,以及宝经的内容,行事的口诀等诸要点,详细讲完以后,才慢慢地告别离去。

    这时,太极真人命北寒玉女宋联涓弹奏九气之璈,青童命东华玉女烟景珠敲击西盈之钟,旸谷神王命神林玉女贾屈庭吹风唳之箫,青虚真人命飞玄玉女鲜于虚拍九合玉节。太极真人唱排空之歌,青童吟太霞之曲,神三诵晨启之章,清虚咏驾飚之词,散去以后,诸真元君白天晚上都降临她家,幼彦虽然住在隔壁,却静悄悄地什么也不知道。

    其后幼彦死了,正值天下荒乱,夫人除了抚养全家内外,还救助贫乏的穷人。又因为真仙默默暗示给她征兆,夫人知道中原将乱,就带领二子渡过长江。刘璞做庾亮的司马,又任温太真的司马,后来做到安成太守。刘瑕做太尉陶侃的从事中郎将。夫人从洛阳到江南,在盗贼之中,凡所经过之处,都有神明保佑,常实现元吉。两个儿子地位已经成就,夫人因而得到专心斋戒静修,累次有真灵感应,修行真道的好处,也与日俱增。

    夫人在世八十三年,在晋成帝咸和九年,岁在甲午那年,王君又与青童、东华君来降临,交给夫人两剂成药,一种叫迁神白骑神散,一种叫石精金光化形灵丸。让她立刻喝下去,称疾不走。一共七天,太乙玄仙派飚车来迎接,夫人就以剑为假托化形而去,直入阳洛山中,第二天,青童君、太极四真人,清虚王君令夫人请斋五百天,读《大洞真经》,同时分辨真经重要秘诀。道陵真君又给她《明威章奏》、《存祝吏兵符箓之诀》。众真人各自标注重训,三天后才离去。道陵天师之所以遍教她事情的底细和原委,是因为夫人在世应当做女官祭酒,领职治理百姓的缘故。

    夫人诵经万遍,累计十六年,容颜象少女一样,于是龟山九虚太真金母、金阙圣君、南极元君共迎夫人白日升天,向北到上清宫玉阙之下。太微帝君、中央黄老君、三素高元君、太上玉晨太道君、太素三元君、扶桑太帝君、金阙后圣君各令使者传达命令,授给夫人《天人玉札金文》,进位为紫虚元君,领上真司命南岳夫人之职,品级比照仙公,使她以天台大霍山洞台中为治所,主管下训奉道,教授应当成仙的人。男的叫做真人,女的叫做元君。夫人受敕封完毕,王母及金阙圣君、南极元君各自离去。

    让夫人在王屋小有天中再斋戒两个月完毕,九微元君、龟山王母、三元夫人众位真仙,同时降临小有天清虚之上。乐曲四奏,众真仙各命侍女展示钧天成曲,九灵合拍,八音灵际,王母打着拍子唱歌,三元夫人弹着云璈答歌,其余真仙也各自唱了歌,不一会儿,司命神仙的众隶山属,以及南岳迎接的官员同时来到。龙旗龙辇,光彩鲜明照耀百里之中,王母等众真人,就共同与夫人向东南而行,一起到天台霍山台,又顺便在途中拜访句由金坛茅叔申,宴会二天二夜,共同前往霍山。夫人平安抵达玉室之后,众真人各自离去。

    当初,王君告诉夫人说:“学道的人应当除去疾病。”于是传给她甘草各仙方,夫人服食了。夫人能用隶书写小有王君及传,记事很详细全面,又记述了《黄庭内经》的注释,叙述了青精脻饭方。后来她屡次降临茅山。她的儿子刘璞后来官至侍中,夫人命刘璞把法术传给司徒琅琊王的舍人杨羲,护军长史许穆。许穆的儿子许玉斧,也都同时升仙。陶贞白的真诰中所称的南真,就是魏夫人。

    在晋朝兴宁三年乙丑,夫人降临杨家,对杨君说:“修道的人不想见到血肉,见到了虽然避开它,不如不见。”又说:“刚才经过东海中,听到波声如雷。”又说“裴清灵真人的锦囊中有《宝神经》,是他从前从紫微夫人那里接受过来的,我也有这书的西宫定本,就在玄圃北坛西瑶的上台,天真珍文全部收藏在其中。”

    于是授给杨君说:“至于那仰掷云轮,驰马于太空,手拿宵烟,足登王庭。身升帝宫,披宝衣吸青云,论九玄的逸变,沉万椿的长生,真言玄朗,高谈玉洁。如今则回灵于尘世,训导我的弟子,环视五浊,劳神于腥臭。你所谋求的是道,所研咏的是妙。道和妙得到之后,你的道行就增加了,忧虑就荡散了,意念将慎重了。”又说:“河东桐柏山的西头,刚才崩塌二百多丈,我昨天与茅叔申去请虚宫,传真仙的名籍和得失的事情。一下子掉下去四十七个人,上来的仅三个人。本来应当洗心虚迈,尽力注理竭尽心意,象履冰蹈火那样,长久如此,仙道就不隐晦了。只在庄敬丹到,就断绝**的念头。如果抱着淫欲的想法,去修行上真之道,清宫掉落下去的,都是这一类人。那只是从生籍中除名,将被三官考究。努力谨慎去做吧。以道为宗的人贵在没有邪念,成为真仙的人安于恬静愉快。静寂到极点并非引导和顺的主旨,淡然也不是教授的造诣,所以应当用困烦来引领虚无。学道的人心诚就可以了,有诚心而不努力,有能力而不专一,这也是无益的。要在贪心消除,杂念速散,可以数看东山,勤望三秀,尚还有益。说的人性命的全与坏,是信的人得失的关键。张良三次约定日期,可以说是诚心于道而表明心意了。”又说:“得道离开人世,有的明显有的隐蔽。假托**留下痕迹的人,这是隐蔽得道。从前有人喝两次琼液就进了棺材,服一剂药就成了烂尸。鹿皮公吞服玉华就有蛆虫从体内流出;贾季子咽下金液尸臭传到百里;黄帝在荆山火烧九鼎之躯,尚有乔岭之墓;李玉服食云散而悄悄成仙,还头足异处;墨狄喝了虹丹而投水;宁生服石脑而赴火;务光翦薤跳进清冷之泉;柏成纳气而肠胃三腐。如此之类,不可胜记。隐秘地得道,舍弃的迹象,本来没有一定。”

    保命君说:“所谓尸解,就是假作死的形象给人看,不是真死。”

    南真说:“人死了一定要看看他的形体,象活人一样的,就是尸解。足不青、皮不皱的,也是尸解。目光不落,与生人无异的,是尸解。头发脱落而形体飞了的,是尸解。白天尸解,自然是成仙了。如果不是尸解之例,死后经过太阴暂过三官的,肉落脉散,血沉灰烂,而五脏自生,骨头象玉,七魄守侍,三魂守墓的,有的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当血肉再生,恢复原来形体,一定胜过从前未死时的容颜,这就叫做炼形。经过太阴改换面貌,就是三官之仙。”

    天帝说:“太阴炼身形,胜服九转丹。形容端且严,面色似灵云,上登太极阙,受书为真人。”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如果是暂游太阴的,就由太一守尸,三魂造骨,七魄生肉,胎灵制气,都会数满重生而飞天。那些用其它药尸解,不是吃灵丸的,就不能返回故乡,三官捉拿他,那些死了又活过来的,没有殡殓而失其尸体,有形皮存在而又没了的,有衣扣没解衣在而形去了的,有头发脱落而形体飞了的,有头断已死,而人又从别处出现的,这都是尸解。白天尸解的为上;半夜尸解的为下;将暮将晚仙去的,为地下主宰者。这是得道的差异。人们修行道术,有的灾逼祸生,形体破坏气息没有了的,似乎由于多言而固执,多事而期望侥幸啊。因此,正如在秃枝上垒层巢而掉落下来,百胜失于一败,可惜呀。通仙之才,怎么可以被两个童子就弄死了呢?智因为没有边际而伤性,心因为好恶而荡真,哪如保守根本静下心来,栖研三神,全部贯通万物,而洞察玄寂,与泥丸混然合为一体,而内外都获得好处。真人把心思归于一处,保持永久诚信。心归则正,神和信顺,这是利真的征兆,自然的感应。不要两边虚假,如果外现察观之气,而内心又有喜怒郁结,有这种情形的,我预见他一定失败,看不到他成功。地下的主宰者,乃是下品得道者中的文官。地下鬼师,乃是下品得道者中的武官。文解一百零四年一进,武解时间是文解的一倍。世人专心于嗜好**,再加上昏乱而不清正,花了眼而随世。怕死而希望成仙的人,多数都是武解,这是尸解中最下等的了。”

    夫人与众真人吟诗说:“玄感妙象外,和声自相招。灵云郁紫晨,兰凤扇绿轺。上真宴琼台,邈为地仙标。所期贵远迈,故能秀颖翘。玩彼八素翰,道成初不辽。人事胡可预,使尔形气消。”

    夫人游江南之后,就在抚州并山立静室,又在临汝水西设置坛宇。后来年久荒芜,踪迹几乎消失了。

    有个女道士叫黄灵微,年纪很大,已经八十岁了,但貌似婴孩。她的道号叫做花姑,她特意把魏夫人的静室、坛宇加以修饰,累次都有灵验。魏夫人也借梦境指示她,后来她也升了天。唐玄宗命道士蔡伟把她编入后仙传。大历三年戊申,鲁国公颜真卿把魏夫人修道处重新加以修缮,立碑来纪念其事。微趣读 www.weiq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