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回 薛冶儿舞剑分欢 众夫人题诗邀宠

微趣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隋唐演义 第31回 薛冶儿舞剑分欢 众夫人题诗邀宠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词曰:



    莺声未老燕初归,正好传杯。鱼肠试舞逞雄奇,争羡蛾眉。



    锦笺觅句漫留题,且共追陪。浅斟细酌乐深闺,情尽和谐。



    调寄“玉树后廷花”



    自来时词,虽是写怀寄兴,然其中原有起承转合,故人不得草草涂鸦。但今作者,止取体艳句娇,标新立异而已,原没甚骨力规则。独诧天公使有才之女,生在一时,令荒滢之主,志乱心迷,每事令人欲罢不能。再说炀帝与众臣议论,要开通广陵河道。退朝回宫,萧后接住问道:“陛下与众臣商议的水道何如?”炀帝道:“群臣商酌了半日,再寻不出一条路来,今领旨去查,多分也不能有。”萧后道:“众臣既去细查,定还有别路,且待他们来回旨再处,陛下不要思量未来,倒误了眼前。”炀帝问道:“为何不见李妃子?”萧后道:“他因念着诗题,恐怕各院到他那里去寻他,晓得了在这里,不好意思。等不及陛下还宫,忙回院去了。”炀帝见说,便道:“正是为什么众妃子不把诗来进呈?朕与御妻到院中去问他们。”萧后道:“这也使得。前日绮陰院差人来,说院中花柳十分可人,请妾去赏玩,因两日不得闲,故没有去。今日天气甚好,陛下何不同到那里去一乐?”炀帝笑道:“御妻倒会排遣。”萧后道:“妾妇人家,只好是这样排遣,比不得陛下东寻西趁,要十分快乐。”炀帝道:“御妻恁说,朕就不去,在这里与御妻促膝谈心何如?”萧后微哂道:“妾是戏言,陛下怎么认起真来,难道宵来刚沐恩波,今晚又思多露,奢望若此?”一头说,一头挽着炀帝的手,走出宫来。随着内相,去唤袁宝儿等,到绔陰院伺候。



    萧后与炀帝上了宝辇,竟到绮陰院。夏夫人接住。炀帝就问夏夫人道:“昨日众妃子吟的诗词,为什么不送来朕览?”夏夫人见过了萧后,对炀帝道:“诗是没有做,见陛下回宫去了,妾等亦遂散归。”炀帝笑道:“你们好大胆,难道见朕回宫,众妃子就不奉旨了?”夏夫人笑道:“诗多是做的,交在清修院秦夫人处,他一齐送呈御览。”又转对萧后道:“前日妾望娘娘玉趾降临,为何直至今日?”萧后道:“承夫人见邀,满拟即来游玩,不知为甚缘故,春未去而病先来,觉得身于甚懒,因陛下有兴,故此同来。”炀帝与萧后大家说说笑笑,各处游赏;只见鸟啼花落,日淡风和,春夏之交,光景清幽可爱。正是:



    领略花蹊看不尽,平分风月意何如。



    炀帝赏玩了多时,心下畅快,因对萧后道:“早是御妻邀来游玩,不然将这样好风光,都错过了。”夏夫人忙排上宴来。炀帝饮了数杯,忽问道:“袁宝儿众人,如何不来?”众内相听了,慌忙去叫,却都不在院中。各处去寻,寻了半晌,一个个忙忙乱乱的,走将进来。炀帝见他们举止失常,便问道:“你这于小妮子,躲在何处,这时候才来,又这般模样?”众美人料隐瞒不住,只得齐跪下道:“妾等在仁智院山上,看舞剑耍子,不知万岁与娘娘驾到,有失随侍,罪该万死。”炀帝道:“是谁舞剑?”宝几道:“是薛冶儿。”炀帝道:“薛冶儿从不曾说他会舞剑,敢是你们说谎?”萧后道:“谎不谎,有何难见,只叫冶儿来,便知端的。”炀帝点头,放了众美人起来,随叫内相去唤冶儿。不多时,冶儿唤到,怎生打扮?但见:



    穿一件淡红衫子,似薄薄明霞剪就;系一条搞素裙儿,如盈盈



    秋水截成。青云交绍头上髻,松盘百缕;碧月充作耳边-,斜挂一



    双。宝钏低(身单)鸾鸾飞,绣带轻飘金凤舞。梨花高削两肩,杨柳



    横拖双黛。毫无尘俗,恍疑天上掌书仙;别有风情,自是人间豪侠女。



    炀帝见了薛冶儿,便说道:“你这小妮子,既晓得舞剑,如何不舞与朕看,却在背后卖弄?”冶儿答道:“舞剑原非韵事,被众美人逼勒不过,偶然耍子,有何妙处,敢在万岁与娘娘面前献丑?”炀帝笑道:“美人舞剑,乃是美观,如何反说不韵?赐他一杯酒,舞一回与朕看。”冶儿不敢推辞,饮了酒,取了两口宝剑,走到阶下,也不揽衣,也不挽袖,便轻轻的舞将起来。初时一来往,还袅袅婷婷,就如蜻蜓点水,燕子穿花,逞弄那些美人的姿态;后渐渐舞得紧了,便看不见来踪去迹。两口宝剑,寒森森的就像两条白龙,在上下盘旋。再舞到妙处时,剑也看不见,人也看不见,只见冷气飕飕,寒光闪闪,一团白雪,在阶前乱滚。炀帝与萧后看了,喜得眉欢眼笑,拍手称好。



    冶儿舞了半晌,忽然就地一滚,直滚到东南角上。炀帝疑惑,在席上直站起来看。只听得翻天的一声响,碗大的一株枣树,砍将下来,惊得内监与众美人都避进院。冶儿将身一闪,徐徐收住宝剑,恍如雪堆销尽,现出一个美人来的模样,轻轻的走到檐前,将双剑放下,气也不喘,面也不红,发丝一根也不散乱,阶前并无半点尘埃飞起。望他走来,仍旧衣裳楚楚,笑容可掬。炀帝不觉拍桌叹赏道:“奇哉冶儿!直令人爱死!”就叫冶儿近身,用手在他身上一摸,却又香温玉软,柔媚可怜,就像连剑也拿不动的。心下十分欢爱,因对萧后道:“冶儿美人姿容,英雄伎俩,非有仙骨,不能到此,若非今日,朕又几乎错过。”萧后道:“如今也未迟,真个我见犹怜。”炀帝见说,就大笑起来。正是:



    能臻化境真难测,伎到精时妙入神。



    试看玉人浑脱舞,梨花满院不扬尘。



    炀帝归到席上,萧后道:“今日之乐,比往日更觉快畅,皆夏夫人之惠也。”夏夫人道:“妾有何功,幸赖冶儿舞剑,庶不寂寞耳。陛下与娘娘该进一巨觞,冶儿亦当以酒酬之。”炀帝笑道:“难道主人到不饮?”夏夫人答道:“妾自然奉陪。”正要斟酒,只见宫娥进来报道:“众位夫人进院来了。”夏夫人见说,忙起身出去接了进来。十六院夫人,一位也不少,上前见过了炀帝与萧后。夏夫人与众位夫人叙过了礼,叫左右重整杯盘,入席坐定。炀帝笑道:“你们这时候才来见朕,不怕主司责罚么?先罚三杯一个,然后把诗来呈。”谢夫人道:“主司今日却轮不到陛下了,还该让娘娘,陛下只好做个副主考。”炀帝道:“这是什么缘故?”狄夫人道:“吾辈女门生,自然该娘娘收入宫墙,陛下理直回避,始免嫌疑。”萧后道:“易经葩经,各服一经,还是陛下善于作养人材。”炀帝亦笑道:“御妻久著关睢雅化,深得诗经之旨。”萧后笑道:“不比陛下一味春秋。”引得众夫人美人,都大笑起来。



    秦夫人在宫奴手里,取诗稿一本呈上。炀帝揭开第一页来看,见上写“仁智院臣妾姜桂,恭呈御览”,下边一个小小方印“月仙氏”。炀帝看了,笑对姜夫人道:“论来还该序齿诠次,你的年纪最小,为甚把你列为首唱?”姜夫人答道:“昨日因杨夫人、周夫人说先完的先录,不必拘泥。妾是腹中空虚,无可思索,故此僭越。比不得众夫人们,肚子里有物,要细细推敲揣摩。”话未说完,秦夫人对着姜夫人道:“我们被你说也罢了,怎么独嘲笑起沙夫人来?”姜夫人道:“妾何尝嘲笑沙夫人?”秦夫人道:“你说肚子里有物,不是打趣他么?”姜夫人道:“妾实不知,望沙夫人恕罪。”萧后听说,忙问道:“依众夫人说来,可是沙夫人恭喜了,这也是九庙之灵,陛下之福。”炀帝口也不开,觑着沙夫人注目的看。只见沙夫人桃花脸上,两朵红云,登时现将出来,垂头无言。炀帝看见光景,有些厮像,问下首梁夫人道:“妃子是诚实人,实对朕说,沙妃子的喜,是真是耍?”梁夫人在桌底下伸出三个指来,低低的答道:“三个月了。”炀帝见说,大喜道:“妙极,妙极!快取热酒来,待朕饮三大杯,御妻也饮三杯。”杨夫人道:“此皆娘娘德化所致,使妾等普沾恩泽也。三杯岂足以报娘娘万一,陛下何功,却要吃起三大觞来?”炀帝笑道:“虽然朕没有大功,亦曾少效微劳。”惹得众人都大笑起来。炀帝把手乱指道:“你们众妃子,一概都吃三杯。”又笑对沙夫人道:“妃子只饮一杯罢。”贾夫人道:“一回儿就是陛下徇私了。刚才说妾们一概吃三杯,为何沙夫人反只要吃一杯?”江夫人道:“少刻,诗词若是陛下看得不公,还要求娘娘磨勘。”炀帝一头笑饮,看姜夫人的诗,却是一首绝句:



    六宫清画斗云鬟,谁把君王肯放闲?



    舞罢霓裳歌一阕,不知天上与人间。



    炀帝看罢笑道:“姜妃子从不曾见他吟咏,亏他倒扯得来,竟不出丑。”又看下去,上写“影纹院臣妾谢初萼”,下边图印“天然氏”。也是绝句一首:



    晚妆零落一枝花,又听銮舆出翠华。



    忙里新翻清夜曲,背人偷拨紫琵琶。



    炀帝对谢夫人道:“别人诗中的兴比,不过是借题寓意,你却是典实。那一夜朕在清修院歇,隔垣听得谢妃子的琵琶,真个弹得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令人听之忘寐。今此诗竟如写自己的画图。”萧后道:“有此妙技,少刻定要请教。”炀帝又看下去,见上写“翠华院臣妾花舒霞”,图印上“字伴鸿”,是一首词,炀帝遂朗吟云:



    桐窗扶醉梦和谐,恼乱心怀,没甚心怀。拉来花下赌金钗,懒坐瑶阶,又上瑶阶。银河对面似天涯,不是云霾,即是风霾。鹊桥有处已安排,道是君乖,还是奴乖。(调寄“一前梅”)



    炀帝念完,萧后问道:“这是谁的?倒做得有趣。”炀帝道:“是花妃子的。”萧后笑道:“只怕今夜花夫人乖不去了。”炀帝道:“词句鲜妍妩媚,深得丽人情致。”花夫人道:“胡诌塞责,有甚情致?蒙陛下过誉。”樊夫人道:“花夫人过谦,陛下可要罚他一杯?”炀帝点点头儿,又看下去,写着“和明院臣妾江涛”,印章是“惊波氏”,却是绝句二首:



    梦断扬州三月春,五桥东畔草如茵。



    君王若问依家里,记得琼花是比邻。其二:



    晓妆螺黛费安排,惊听鹦哥报午牌。



    约略君王今夜事,悄挨花底下弓鞋。



    炀帝念完,说道:“二诗做得情真妍丽,但觉乡思之念切耳。”萧后叫宫人取大杯:“奉陛下三巨觞。”炀帝道:“御妻为甚要罚起朕来?”萧后道:“陛下论诗不明,故此要罚。”炀帝道:“御妻说有何不明?”萧后道:“妾说来,陛下自然心服。你们众夫人都来看。”众夫人见说,齐到萧后身边来。萧后指着江夫人的诗说道:“这两首诗,是兴比之体。前一首,是江夫人借家乡之意,切念君心,其实非念家乡,隐念君心也。第二首,文义是总归题旨,明写重念君心,非念家乡也,为何反说思乡之念太切,岂不是论诗不明?”炀帝哈哈大笑道:“朕岂不知,因御妻与众妃子多在这里,难道独赞江妃子的诗意念朕,众妃子独不念朕耶!看诗者,只好以意逆志耳!”周夫人道:“亏得娘娘明敏,道破了作者诗意,像妾们只好被陛下掩饰过了。”炀帝道:“朕将一杯转奉与御妻,以见磨勘的切当;再一杯寄与周妃子,以酬其帮衬,朕自吃一杯。”周夫人笑道:“总是多嘴的不好,难道江夫人倒不要吃?”萧后道:“陛下这三杯,是要奉的,妾们大家再陪一杯,乃是至公。”于是各人斟酒而饮。炀帝吃了酒,看后边去,见上写着“文安院臣妾狄玄蕊”,印章“字亭珍”。是一首词,调寄“巫山一段云。



    时雨山堂润,卿云水殿幽。花花草草过春秋,何处是瀛洲。



    翠柏承恩遍,朱弦度曲稠。御香深惹薄言愁,天子趁风流。



    炀帝念完,赞道:“好,哀而不伤,乐而不滢,得吟词正体。”萧后笑道:“此首别人做不出,更妙在结题,陛下又该饮一大杯。”炀帝道:“该吃,快快斟来。”又看到下边去,上写着“秋声院臣妾印花谨呈御览”,图印是“小字南哥”,是七言绝句一首:



    午凉庭院倚微醒,弄水池头学采苹。



    荷惯恩私疏礼节,梦中犹自唤卿卿。



    炀帝念完道:“妙!文如其人,情致宛然。”萧后笑道:“再加几个卿字,陛下还要妙哩!”罗夫人亦笑道:“这几声唤,薛夫人难道不下来递陛下一杯酒?”薛夫人见说,含着娇羞,认真要起身来。炀帝见了,忙止住道:“你自坐着,不要睬他。”又看了下去,上写道“积珍院臣妾樊娟”,印章是“素云氏”,也是绝句一首:



    梦里诗吟雨露恩,那须司马赋长门。



    温泉浴罢君王唤,遮莫残妆枕簟痕。



    炀帝念完,说道:“情深而意淡,深得佳入韵致。”又看下去,上写道“降阳院臣妾贾素贞谨呈御览”,下边图章“字林云”,是绝句两首:



    玉质光合不染熏,清香别是异芬芳。



    曾经醉入潇湘梦,起倚雕栏弄素裙。



    其二:



    相思未解翰何题,一自承恩情也迷。



    记得当年幽梦里,赐环惊起望虹霓。



    炀帝念完,微笑赞道:“不事脂粉,天然妍媚,所谓粗服乱头俱好。”只见众夫人格吱吱笑起来。炀帝问道:“众妃子为甚好笑?”姜夫人道:“妾们笑昨日。”说了就止住口道:“妾不说了,刚才无心搪突了沙夫人,如今何苦又多嘴?”炀帝道:“你不说,罚三巨觥。”花夫人道:“他吃不得,待妾代说了罢。昨日贾夫人做诗,一回儿起了稿,自己看了摇摇头,团做纸圆儿吃了。如此三四回,吃了三四个纸圆。后见陛下进宫去了,要请周夫人与杨夫人代笔。他两个不肯,贾夫人气起来道:求人不如求自己,陛下晓得我是初学,好歹放几个屁在上,量陛下不把奴打到赘字号里去。今见陛下赞他的诗,故此妾们好笑。”薛夫人笑道:“亏那几个纸圆儿,方放出好屁来。”炀帝见贾夫人有些温意,罚了姜夫人、花夫人、薛夫人一杯酒。又展一首来看,“绔陰院臣妾夏绿瑶谨呈御览”,印章是“琼琼氏”,乃是一首词儿:



    春满西湖好,月满前山小。匝地笠歌,接天灯火。君王归了,



    问酒政何如?不过是催花斗草。辜负黄昏早,懒把眉儿扫。



    心字香烧,谁敢望鸾颠凤倒。尧舜心肠,时怜却汉宫人老。



    炀帝念完赞道。“色韵性度,跃跃如纸上出。”萧后笑道:“不但做得有情有致,且为陛下今宵下一速帖。”夏夫人道:“蒙娘娘降临,已出万幸,焉敢更有他望?”炀帝又看下去,写着“迎晖院臣妾罗小玉谨呈御览”,印章上是“佩声氏”,是绝句两首:



    亭西小院灿名花,岂比寻常富贵家。



    染尽上林好风景,瑶琴一曲胜琵琶。其二:



    别样新妆懒画容,玉山颓处两三峰。



    误言姚魏堪为侣,还让官花报九重。



    萧后见炀帝念完,因说道:“二诗才情分量,兼得之矣,陛下以为是否?”炀帝道:“御妻评拟不差。”又看下去,上写道:“清修院臣妾秦美”,印章是“丽娥氏”,绝句一首:



    宫禁春深雨露饶,万堆红紫绿千条。



    不知花叶谁裁裹,始信东风胜剪刀。



    炀帝点点头儿,又看下去,见上写“明霞院臣妾杨毓”,印章上是“翩翩氏”,也是绝句一首:



    娇凝囗何分沐恩光,占尽春风别有香。



    自是妾身无状甚,错疑花木恼君王。



    炀帝微笑一笑,又看下去,上写着“晨光院臣妾周含香”,印章“字幼兰”,是小词一首,调寄“如梦令”:



    昨夜东风吹透,一树杨梅开骤,香露氵邑金樽,满祝千秋万寿。非谬



    非谬,共醉太平时候。



    炀帝念完,点几点头儿,又看下去,上写着“景明院臣妾梁玉谨呈御览”,图记上是“莹娘氏”,是绝句一首:



    腰肢怯怯怕追欢,镜里幽情只自看。



    莫说宫闱多媚态,轻罗小袖醉阑于。



    炀帝微笑一笑。萧后问道:“为甚这几首,陛下只点头微笑?”炀帝道:“御妻,你不知六宫中,如杨翩翩、周幼兰、秦丽娥、梁莹娘、沙雪娥是宫中的诗伯,今竟如臣下应制,并不见出色文字,合著旧曲一句,把往事今朝重题起。”引得众夫人没得说,都笑起来。萧后道:“只要是诗就罢了,陛下不必苛求。”炀帝又看下去,是“宝林院臣妾沙映”,印章是“雪娥氏”,乃五言律诗一首:



    被发入深宫,承恩战栗中。笑歌花潋滟,醉舞月朦胧。



    共颂螽斯羽,相忘日在东。千秋长侍从,草木恋春风。



    炀帝看完赞道:“正说难道没有一首出色的,原来在这里。”萧后见说,重新又念了一遍,赞道:“果然好,端庄纯静,居然大家。”炀帝又看下去,上写道“仪凤院臣妾李小发”,印章上字是“庆儿”,乃绝句一首:



    君王明圣比唐尧,脱珥无烦自早朝。



    闲论关睢多雅化,落红飞上储黄袍。



    炀帝看完,笑对李夫人道:“到也亏你。”萧后故意问李夫人道:“想是昨夜做的?”李夫人道:“昨夜题目也不晓得,今早秦夫人来,一回儿逼勒着乱道几句,殊失陛下命题之意。”炀帝道:“若说闺阁中,要如众妃子的,急切间亦不易得;如沙妃子的律诗,颇称佳咏,即如词臣,亦不过如此。诗已看完,我们痛饮一番罢!”萧后叫众夫人奏起乐来。一霎时吹的吹,唱的唱,觥筹交错,各各尽欢。萧后对夏夫人道:“承主人之兴,酒已过量,要回宫去了。”又对沙夫人道:“夫人玉体,亦不该久坐,还宜先回院去。”沙夫人见说,亦即起身。炀帝欲同萧后回宫,萧后忙止住了,对炀帝道:“若论别宵,任凭陛下心中去受用;今夜是妾作主,陛下理该进宝林院安寝,更遣薛冶儿陪驾,一正一副,谅不寂寞,不知众夫人以为是否?”沙夫人道:“承蒙娘娘厚爱,贱妾断不敢独沾恩宠。”众夫人齐声道:“娘娘吩咐,使妾等诚服,沙夫人亦不必推辞。”萧后道:“可与不可,固在陛下,让与不让,全在众夫人。”炀帝笑执着一大杯酒,扯住萧后道:“御妻且饮一上马杯。”萧后笑道:“妾实吃不得了,陛下也要少饮,留些正经。”说完遂登辇回宫。众夫人也就送炀帝到宝林院,又命薛冶儿,随了沙夫人进去,各自散归院内。正是:



    无数名花新点色,一枝独占上林春——



    亦凡图书馆扫校

微趣读 www.weiqu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隋唐演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隋唐演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隋唐演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